宰客后的雪乡:8年来游客最少订房腰斩,当地骂赵家大院是老鼠屎

Hecate 阅读:10147 2018-08-28 16:07:54 评论:0

继丽江打人毁容、青岛天价大虾后,2018年,宰客的雪乡成功接棒,跻身中国旅游“黑名单”。

从赵家大院宰客被罚开始,雪乡就如同触动了潘多拉魔盒。先是女导游在旅游大巴上强售套票,后又爆出男导游在要求游客交费未果,先后殴打了至少两名游客,有目击者称其中一名男游客被打得“满脸是血”,该导游目前已于1月15日被抓获。

这个曾经令人神往的赏雪胜地,已经成为“东北土匪窝”的代名词,接踵而至的是游客的锐减、人心的丧失,而酒店业务是首当其冲的。

2010年,林春(化名)就在雪乡附近的二浪河景区开了一间家庭旅馆。她告诉AI财经社,自从赵家大院被爆出坐地起价后,网上预定的客人就变得特别少。说到这里,她的情绪有些激动:“赵家大院就是一颗老鼠屎,把我们整个雪乡的名气都给毁了。“

而在导游打人事件发酵后,现在林春店里的26间房,只住了不到一半的客人。八年以来,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场景。“临近春节的时候客流量是最大的,以前雪乡和二浪河都不可能有空房的,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事情。“林春记得,店里前两天来了几个云南客人,对方还调侃道:”这件事情太正常了,只要在我们那里不跟团就可以了。“

开旅馆是林春唯一的营生方式。一年十几万的收入,在她看来是来之不易的辛苦钱。“雪乡的交通特别不便,我们老百姓储存的菜只有白菜萝卜土豆,客人要吃什么我们都要到70公里外去买,每年冬天为了迎接他们都在准备,真没挣多少钱,就是为了保护雪乡的品牌。“

同样受影响的还有王皓(化名)的旅馆。“预定的客人少了一半。以前本来是旺季,但现在成了淡季。“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语气里满是无奈。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王皓除了冬季回雪乡开店,其余时间他都在外地打工。往年旺季王皓能赚到五六万元,但是今年他对收入已经不抱希望。

身处雪乡,王皓明显感受到游客的锐减,但对这次风波他仍然报以积极的态度。“我感觉是一件好事吧,可能所有的景区都要经历这一步,只是雪乡今年正在全连在一起了。领导也会比较重视,对以后雪乡的发展来说应该是好事。”

1月19日,AI财经社在携程上搜索发现,目前雪乡周边的许多旅馆都处于可预订的状态,往年家家爆满的盛况不复存在。但这个冬天,雪乡失去的不仅是游客,还有人心。携程的“酒店问答”一栏,也已经从曾经的答疑解惑,变成网友对雪乡的吐槽平台。有游客甚至提问:“需要带刀吗?

来源:快资讯

声明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发表评论
搜索
排行榜